当前位置: 法苑文化 -> 法官随笔

书香裕华丨《激荡三十年:中国企业1978-2008》读书感悟——尹艳丽

发布时间:2020-05-08 10:02:40


     

      《激荡三十年:中国企业1978-2008》是财经作家吴晓波所著,分上下两册。吴晓波是商业记者出身,他采用编年史的写法,记录了1978年到2008年间中国改革及企业发展中的代表性人物与事件。此后作者又出版《激荡十年,水大鱼大》一书记录了2008年至2018年期间中国企业的发展历程,两套书可以一并阅读,从而对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企业发展脉络有更为清晰的认识。 

      三十年,弹指一挥,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多年的传统经验被打破,新生事务光怪陆离。时间距离太近,观察者容易雾里看花,也许只有一步步远离时才能在事实和理性层面上抽丝剥茧。所以可以感受到作者在文中尽可能冷静客观地记录,大量引用新闻报道和各类刊物公开的数据,他将时代背景与一群有影响力的人物、企业相互交织演绎,告诉你在什么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而更深层次的原因便需要自己继续探究。 

      都说中国用30年时间完成了西方发达国家300年走过的历程,种种变化纷至沓来让人应接不暇,于是就有了崔健的歌词“不是我不明白,是这世界变化快”。作为80后,这几乎是与我同行的历史,于是每每能够唤起当年的记忆,然后恍然大悟,不禁感叹:原来是这样!经过作者的剖析,我发现原来号称高科技生物制剂的三株口服液主要成分和酸奶一样,是双歧杆菌;知道了那本仍旧摆在书架上的《学习的革命》是怎样被炒作起来,幕后操盘手又怎样借此“学习浪潮”荣登内地富豪榜;当年登上中央电视台黄金时间广告的“驰名商标”秦池酒业竟有很多勾兑白酒;知道原来当年各大国产冰箱厂家宣传的技术创新都只是炒题材、卖“概念”,而直到2008年我国仍然无法完整的制造出一台百分百的“中国冰箱”;了解了“小灵通”异军突起又迅速陨落的前因后果;发现原来华为的任正非从来都是未雨绸缪,在2001年企业处在高速成长期的“春天”时就写文章发“警报”为“华为的冬天”做准备。 

      三十年风云变幻,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,那些曾轰动一时的风云旧事,那些纷繁扰乱的利益斗争,那些改革进程中所经历的阵痛、牺牲与泪水,不禁让人唏嘘。前年是改革开放40年,去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我们高唱着“春天的故事”“我和我的祖国”,为这辉煌的成就而骄傲,好像历史的车轮就该是这样子前进,其实不然。种种今天看来理所当然的现象,在当年总会引起“姓资还是姓社”的讨论,风口浪尖上的人迈出一小步都有可能是历史性的突破。谁能想到,那篇影响深远的文章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,作者在看到登文报纸后对妻子说“我已经有思想准备了,我准备要坐牢”;谁能想到安徽凤阳小岗村的18个农民是带着“宁可杀头坐牢”的誓言进行分田到户,搞“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”的;谁又能想到卖“傻子瓜子” 的年广久因为雇了12名无业青年干活而被举报是“资本家”……复旦大学的张维为教授评价说,中国的政策不是没有错误的,而是边走边看,不对的路会适时拐弯,始终走我们中国自己的路。 

      除此之外,我还有两点比较深刻的感触: 

      首先,改革是一项特别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,不可能设计的天衣无缝,也没有成功的道路可以复制,都是在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经济的飞速发展给生态环境带来不可逆的破坏,对物质的追求使得改革中充斥着种种灰色行为,有人视法律于无物,有人不断突破道德底线,各种社会问题也浮出水面,但总体的方向和积极效应是不容怀疑的。对于保守、不善于改变的我,这本书给了我很大的启发。改变不一定会更好,但变则通,通则久,还是应该努力去尝试。 

      其次,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法律的保驾护航,改革的前途应当是政治文明下法治的市场经济道路。清晰的产权可以定分止争,法律对私产的保护能够促进市场经济的繁荣发展,让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动力创造财富。《公司法》的颁布使中国的企业终于步入与国际惯例接轨的规范化管理进程;《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》的出台给想要进入中国的外国资本吃了定心丸,进而拉开大规模引进外资搞建设的序幕。但落后的法律可能会制约发展,如1979年刑法规定的“投机倒把罪”,在经济建设开展后成了正常市场贸易的禁锢,所以1997年刑法修订案中删除了该条罪名。作为法律人,在办案过程中不能僵化适用法律,应重视个案裁判可能会带来的社会效应,注重维护交易安全,维护市场秩序,促进社会诚信。 

      以上便是我的一点感悟和拙见。我明白,在中国改革这样大的命题下,我的任何文字都显得幼稚而无力,仅以此记录我所经历的中国。我如此渺小,愿我的国家,越来越好。
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