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法苑文化 -> 法官随笔

春季读书月丨书香裕华 共享感悟

发布时间:2020-05-07 10:03:32


《萤火虫小巷》读书感悟 李佳慧 

      这是一本温暖的书,笔触细腻,文笔清新,生活中的细节不厌其烦的描写那个时代的特征,从70年代的喇叭裤、低腰裤、各种发型、染发烫发、书籍......我看到了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-2000年的普通大众的生活方式,书中的两个人从少女时代天真到中年,原来每个人都是从天真烂漫走到成熟甚至是世故。 

      曾经我以为真正的友谊,应是无话不谈,毫无保留,性格完全一致,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,阅历的丰富,我逐渐开始质疑这种想法,当我看到书中所写的“人生是一段孤独旅程,但我遇见了你。你不是我,却又像世界上的另一个我”时,我豁然开朗,这世界上能理解我的人为数不多,但值得肯定的是一定会有真正理解你的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,成为重要的一部分。      

      这本书在写两个女人几十年坚不可摧的友情的同时,也向读者展示了两种不一样的人生。       十五世纪英国诗人乔治·赫伯特说过:老友为最佳明鉴。而书中主人公塔莉与凯蒂完全印证了这一说法。塔莉,美丽聪明,但行为叛逆,总是人们目光的焦点,但没人知道,她害怕被抛弃,母亲的抛弃,外婆的去世,让她更加孤独,渴望爱与被爱。凯蒂,一个受尽家庭温暖,在母亲的守护下,成为一个中规中矩的乖乖女,但她的内心渴望长大,渴望挣脱。是什么让这俩性格不同,身份地位也不同的女孩走在了一起。14岁那年,两个完全不同的女孩,在没有萤火虫的“萤火虫小巷”温暖相遇,从此人生有了巨大转变。 

      在她们相遇之后,她们的人生有过一段短暂的同行,进入同一所大学,有了相同的梦想——成为华盛顿州有史以来最成功的记者,甚至都已经开始向着这个方向努力。但随着爱情来临,她们做出了完全不一样的选择——塔莉为了事业放弃了爱情,凯蒂为了爱情而屈就事业。凯蒂的心底越来越彻彻底底地清楚:她们曾经那个共同的梦想,只是塔莉的,她想要的,并不是这样的人生。于是,她们都朝着各自的人生目标前进,凯蒂如愿以偿地成为了“雷恩太太”,拥有一个完满的家庭,守着几个不太省心的孩子,过着平平淡淡的普通生活;塔莉则一步步走向事业的巅峰,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明星。 

      用书中的话来说,塔莉是“火红丝缎”,凯蒂则是“米白棉布”。这样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,一种是“演故事”的,站在舞台中央,尽情享受鲜花和掌声;一种是“看故事”的,默默坐在舞台下面,看到别人的精彩处,鼓个掌叫声好,故事散场之后,各回各自温暖的被窝。哪一种人生更值得追求?作者其实在文中隐含了自己的选择——这两个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人生的人,一个从未后悔,一个后悔了:凯蒂说,“我爱我的人生。一直以来我等候着精彩剧情展开,期待着更多成就,感觉我的人生都在接送小孩、买菜与等待中度过,可是你知道吗?家人的大小事我全都没错过,时时刻刻我都在他们身边,我会记得这一切,而且他们有彼此可以依靠”。而塔莉呢,“看来到了最后,拥有世界还是不够”“假使没有人能分享,成功又有什么意义”?正如曾经很火的那篇《坐在路边鼓掌的人》所说,“这世间有多少人,年少时渴望成为英雄,最终却成了烟火红尘里的平凡人”。 

      这对萤火虫巷姐妹花之间的友情,正如那句歌词所说“朋友比恋人更死心塌地”,她们可以没有情人,却不能没有彼此,一句“我需要你”,朋友就永远陪在左右,一句“相信我”,便可完全将自己交给朋友。在那个没有萤火虫的小巷,两个女孩的友谊,像萤火虫的微光,却足够温暖彼此一生。 

《亲爱的安德烈》读书感悟 李伟 

      “我慢慢地,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母子女一场,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,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,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引自龙应台《目送》 

      读过她的《目送》和《孩子你慢慢走》,对龙应台的印象,除了一位台湾女作家外,她给我更切身的感受是,她是一位母亲,《亲爱的安德烈》中一位意识到自己与十八岁的儿子已经不再亲密,甚至渐渐产生陌生的母亲,这种陌生产生的原因是他们是拥有不同思想的两代人,书中她自称18岁时住在偏僻穷困,只有一条窄马路的海边渔村,白衣黑裙,准备考大学,对阿波罗登月、中国文革一知半解,不知晓外边的世界,而80后的儿子生活在德国,儿子18岁的时候踢足球,在酒吧和朋友聊天,考驾照,去旅游,学中文。 

      本书其实是写的两代人之间的36封家书,是一种家书对话,他们探讨种族问题和身份认同、政治运动和政治任务、民主自由个体权利、价值取向和职业规划、流行文化和艺术鉴赏、生活习惯、死亡以及恋爱问题等等,母子俩在坦诚和爱中交流和思考。他们母子俩在很多方面都有分歧、代沟,他们彼此有不同的思想。龙应台给她的儿子足够的自由,他们可以在同一个问题上各抒己见,没有对错,他们相互尊重对方的成长背景和生活环境。龙应台不像是安德烈的母亲,她更像是安德烈的朋友,一个愿意聆听的朋友,在她眼里安德烈是一个自由的人,是她生命中相遇的“另一个人”,她无权强令他做什么。龙应台这样的态度使得她的儿子可以肆无忌惮的发表自己的看法,她也因此更好地了解了自己的儿子的想法、人生观和价值观。安德烈在一封信中写到“是不是所有毕业的人都会感到一种慢温温的留恋和不舍?我要离开了,离开这个我生活了一辈子的小镇我的家。我开始想,我的家,究竟是什么呢?最重要的不是父母,是我的朋友。”龙应台不但没有怪他,反而很理解他,回想起自己的经历,她说:“我很欢喜你心中有一个小镇,在你驶向大海远走高飞之前。”这种宽容、这种理解使得他们彼此了解的更深,更安慰了迷茫中的安德烈,给了他正确的指引方向。 

     《亲爱的安德烈》这本书的种种情景总是让我想起我的父母,我想每个人的人生之路总是铺满荆棘的,泥泞和坎坷的,父母就像是系在我们腰间的安全带,不论我们去往哪里,都守在我们的身边。在这世上,你是第一次为人父母,我也是第一次做孩子,其实我们都在学着长大。


关闭窗口